top of page

在设计创意里思考空间追求及生活品质——以安藤忠雄作品住吉的长屋为例

文:陈彩倪 (草稿执行编辑,来自马来西亚巴生,北京清华大学建筑系毕业,初入职场并且还在持续学习和探索的建筑新鲜人。)


没有窗户,仅有一矩形入口的清水混凝土立面.(图片来源:本埠城乡https_www.bunbo.com.cn_news_architecture_2022_AzumaHouse.html)。

一个好的建筑创意,除了能够表达设计者本身想要提倡的理念,更需要以人为本,顺应自然,创造出好的建筑使用空间。首先,在探讨建筑创意这个词,可以分成两种形式:一种是原发性的、即兴的,通常表现在艺术创作中,它们似乎都是“可遇不可求”的“灵感乍现”;另一种就是具备很强逻辑性,“以解决问题为导向”的设计,因此建筑设计作为一项需要解决实际问题,在建筑规范底下进行的工作,更偏向后者的操作。


而建筑创意就是要把一些看似不相关的素材联系在一起,从中寻找有趣的联接,围绕某个特定的问题提供方案。而建筑创作上的评论,我们往往会以空间追求和生活品质,两者来判定。好的设计创意必然体现空间追求及生活品质,缺一不可,它们之间的关系相互依赖共存。


住吉的长屋平面图(本埠城乡https_www.bunbo.com.cn_news_architecture_2022_AzumaHouse.html)。

日本建筑师安藤忠雄在1975年设计落成的住吉的长屋,是建筑学住宅设计课程中最经典也最争议的作品,可以作为我们讨论有关建筑创意在空间追求及生活品质的实现关系里的最有意思的案例。住吉的长屋是一栋坐落于日本大阪府大阪市住吉区的两层楼私人住宅建筑,是安藤忠雄人生中最重要的作品,亦是其建筑师生涯真正的开端之作。安藤忠雄因此建筑所表现的设计理念而获得了1979年的日本建筑学会奖,也在1995年获得建筑界的诺贝尔——普利兹克建筑奖,自学成才加上打过拳击的经历成就了建筑史上的一个传奇。


住吉的长屋建造在日本传统木构长屋为主的街巷里,运用了现代简洁大方的建筑语言以及近代才出现的抛光裸露的混凝土工艺手法打造了这一栋“对外封闭,对内开放”与传统注重装饰的观念主张完全背道而驰的空间形态建筑。这样的外观设计对当时的日本人来说是一件很难接受的事情。

住吉的长屋剖透视 (有方建筑 https_www.archiposition.com_items_c15fcca5ec)。
住吉的长屋总平面 (有方建筑 https_www.archiposition.com_items_c15fcca5ec)。

开创当代住宅平面设计的新格局,思考人造空间和自然环境的互动。


同是建筑设计师的建筑评论家中村好文在他的书中《走进世界最美的家》写道,业主佐二郎夫妇表示这个家到了冬天就像冰窖一样冷入骨髓,可是夏天又比冬天更难熬。有次到了晚上,实在酷热难耐,想着“或许房顶有风,能稍微好过一点”便上了房顶,没想到房顶铺的楼板晒了一天,晚上正像地暖一样散发着热气,根本不是能睡觉的地方…… 最后夫妇二人便在中庭的架空走廊上,像两节手电筒里的电池一样前后躺着睡了一觉。当遇到刮风下雨的天气的时候,屋里的人还得打伞穿过天井上厕所的窘境。


从书中的这段内容我们可以看到,业主佐二郎夫妇是一对非常清心寡欲且坚强度日的夫妇,完全不在意世俗的眼光,也把生活当着修行,才能在这所房子一直居住着几十年,完成安藤忠雄用极致简朴的精神所带来违背舒适及方便生活品质的建筑风格。既然有此缺陷,为何住吉的长屋在建筑学圈仍旧会引起那么大的关注和讨论呢?更让人不解的是,这座“既不好用,又不好看”的建筑,还获得了日本建筑学会年度大奖的青睐,甚至成为了一座世界经典建筑案例,更是现代建筑学生们必读、必朝圣的经典名作。


俯视中庭本埠城乡(https_www.bunbo.com.cn_news_architecture_2022_AzumaHouse.html)。
房顶楼板(取自网络)。

那么住吉的长屋究竟高明在哪里呢?安藤忠雄解释道:“这个建筑是作为一个反城市,反社会的非正规建筑而建造的。”安藤走在了建筑空间设计的革命前沿,透过对传统空间品质进行一次观念创新,从而影响未来生活品质,也影响了后来许多建筑师的思想发展。它打破了“住宅只能是这样” 的一种固定模式。。它巧妙引入了“大自然”的要素。


人们已经习惯了直接在庭院里种上花花草草作为在建筑中引入自然元素的最直接手法,因为人们通常认为只有绿色才是自然,看见的才是重要的。但其实生活中往往“见木不见林”,忽略掉那些看不到摸不着的东西,忘掉了“阳光”、“空气”、“风雨”这更大更重要的自然要素。


由于住吉的长屋院子空间狭小,不能栽树种草,安藤用最直接的方式引入了“阳光”、“空气”也引入了“风雨”这最大的自然要素。这成为了安藤设计住吉的长屋的最大亮点和作品成功的支点。安藤仅用混凝土隔间将空间进行划分,在温带的国度,营造和大自然风光水共处的状态,回归到一种更原始和环境互动的使用上,而不在意舒舒服服串联各功能空间的连贯性。


一层起居室与餐厅也皆面向中间庭院(知乎@乎几设计 https_zhuanlan.zhihu.com_p_118245744 )。

住吉的长屋自诞生以来非常争议,但也是一个很好的个案让大家去思考建筑设计创意中空间追求和生活应用的关系。 住吉的长屋里,安藤过于强调对应大自然的空间追求理念大于照顾人性的生活品质启发了后来的建筑师们一直不断探索新的设计手法来挑战建筑品质的定义及关系,也让日本住宅成了许多建筑师大胆实验的建筑类型。


然而如今因为网路媒体的普及,各种类型配搭各种不同材料的建筑空间,如雨后春笋般在网络出现,刺激了更多人对于未来建筑空间的想象。我们在用各种创意尝试新材料搭配空间场景的氛围当下,更应该要关注意所处的地区气候,文化,城市肌理来营造亲自然的空间追求,同时也要照顾以人为本的生活品质得到舒适健康便利的保障,两者之间必须互相平衡才能达到所为正真意义上的建筑品质。


建筑中央的庭院是生活中心(取自网络)。


*本文首发星洲日报官网,点击此处跳转页面


 

作者 | 陈彩倪

草稿执行编辑,来自马来西亚巴生,北京清华大学建筑系毕业,初入职场并且还在持续学习和探索的建筑新鲜人。


声明:本文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草稿立场。此文章为作者原创作品,内容版权为草稿和作者所有,未经草稿授权,转载或复制请注明出处,否则即为侵权。想获取更多有关空间美学,文学叙事和建筑资讯,欢迎追踪我们 Facebook 专页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