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我们对木的误解太多了解太少—— 专访黄乐群建筑师

文字整理:葛俞萱,谭诗颖

编辑:黄值众

采访主持:何凯晶,谭诗颖



编者按:

本章我们会探讨建筑技术。在疫情的笼罩之下,人们的行动受到限制,大自然生态却有复苏的迹象。这是一个深思的课题,因为无论在碳排放或耗能上,建筑都是这地球上的最大贡献者。无论是低碳材料、被动式设计、建筑生命周期或循环设计,都是建筑领域里值得被讨论的课题。

随着全球健康大流行凸显了对更健康、通风良好的室内空间的需求,以减少或减轻病原体的传播,被动设计能否再次成为主流建筑实践?其他领域的技术开发,也可作为建筑圈的借鉴,跨越单一领域的思维,才能衍生出更多良善的影响。现代主义建筑的普及化,让全球的材料变得统一,也缺乏地方性的特质。

因此,本文我们采访了黄乐群建筑师 Ar. Wooi Lok Kuang,一名使用低碳材料和被动设计系统的建筑工作者。希望通过深度访谈与讨论,让大家看到建筑技术和材料性上的未来可能性和趋势。他在建筑里使用了在地采购的常见材料,如竹子和木材等,创造出不少可持续性的建筑。


以下为草稿团队和黄乐群建筑师(简称“黄”)的采访内容:


误区 1 :砍木破坏自然生态,非常不环保


黄:我认为伐木确实会造成环境的破坏,但这个观点也是有争议性的。


钢筋混凝土,混凝土的原料有沙土、石灰、水泥的原料是从哪里来呢?这些原料有些需要将森林剔除后才能获取,有些许要破坏河床才能获取,而要获取钢筋混凝土里的铁矿石也是会大量破坏森林,而这些原料是无法再生的。那获取这些材料必然会耗费大量的体现能源(embodied energy),在制作的过程中也会释放大量的二氧化碳(Carbon Emission)。


而木可以现砍现用,伐木的过程也可以进行有效的规划来降低伐木对环境的破坏,例如德国通过控制伐木工作,将它发展成持续性的木材供应链 (commercial by control)。 而在马来西亚,这方面我们会比较欠缺。

与其比起谈论伐木对环境的破坏,不如谈论要如何伐木,才能降低伐木对森林的破坏。

德国在过去80年就使用了Spruce(一种可以快速生长的树)作为主要的建材,而我们面对的另一个问题是,在马来西亚硬木需要花很长的时间才能砍伐。我选择木材料的时候会考虑是否那个木是易于获取的,很大棵的老树是应该被保留的。木材是唯一 一种可以采摘了并再生的建材,另外一种我们可以更深入研究的材料是竹,它虽然是纤维素(cellulose),但它是高大乔木状禾草类植物。它们的生长速度是非常快的,唯一比较可惜的是在马来西亚,竹作为建材还没有真正普及化。如果要朝向绿色建筑,我认为未来的建筑师应该着重于木和竹这两种建材的运用上。



误区 2: 木很容易招白蚁


黄:其实我们可以通过设计的方式来预防白蚁。例如麦克坦-宿雾国际机场(Mactan-Cebu International Airport)并没有使用鉻化砷酸銅 (Chromated copper arsenate)来处理他们使用的木材。他们在木材的底部使用了钢筋混凝土和钢铁,以避免白蚁爬上木制的天花板。


我在Dato Seri Idris Jala的屋子也是使用了同样的方式,我在这间房子的天花板使用了18mm 的也督木 (Nyatoh)。为了避免白蚁侵蚀问题,我在这个天花板的第一层支撑(first layer of support) 使用了钢铁。


Dato Seri Idris Jala 的屋顶;图片由黄乐群授权提供

黄乐群建筑师自己的私宅Wooi Residence 的门是没有门框的,这是为了打破了白蚁入侵的可能性。图片由黄乐群授权提供

误区 3: 木很容易着火


黄:我们可以参考新加坡,目前新加坡有几栋正在施工中的木建筑。我曾和一名工程师交流,我们得出的结论是,其实如果将软木进行燃烧,每个小时仅仅会燃烧掉它0.7mm的外皮。因此只需要在木的外围加多两层的木层板(Lamina), 就可以给木材加上多一层保护。


在火灾往往致害的不是火本身,而是被火侵蚀的建筑体倒塌导致伤亡,因此木的燃烧较缓慢,反而某程度减缓建筑体被破坏的过程。木材燃烧时确实会产生大量的烟霾,这会增加火灾救援时的困难。但是,只要做好通风设计,烟霾就能够通过通风口排出。



Yeyuen Residence设计了非常长的推拉窗,可以将室内空间完全开放,让空间流通到家里每一个角落。图片由黄乐群授权提供

误区4:马来西亚的木不是很多吗?


黄:并非如此,不同品种的木都分布在不同的地区。例如我们最常见的正艾木(Chengal),他基本上主要是分布在土地肥沃的登嘉楼,虽然在其它地区如吉隆坡也可以买到。正艾木还有另几个分支品种叫Chengal Batu 、 Chengal Lemas 和 Chengal Bunga(时常用于木雕刻)。这些分支品种的分布和各个地区的土质有很大的关系,但是它们都统称为正艾木 Chengal。


而在东马区比较常见的木是Selangan Batu, 特征和Yellow Balau很相似。东马区也有一种我认为比较特别的木叫Belian (俗名是 iron wood——铁木, 学名是 Eusideroxylon zwageri),我常用在我的建筑作品中。如果说Chengal是King of Wood, 我认为Kayu Belian能够被称为Queen of wood !


也有很多种木是没有名列在木材强度表 1 (Strength groups)里面。例如登布树(Tembusu)例如:任嘎漆木(Rengas)。这种木在伐木的过程中,粉尘会造成皮肤瘙痒,但是加工处理后再使用就没有这个问题。任嘎漆木(Rengas)的纹路非常多和漂亮,还有登布树(Tembusu),但现在已经被禁止砍伐了,以前我们经常用它来制作砧板。它比较特别的地方在于它是比较浅色的硬木,因为大部分硬木如果没有经过处理颜色是深色的。


(1)木材强度表(Strength groups):一般上木的等级和强度Strength是看两个方面:(一) 机械强度 (mechanical strength) ---- 使用一个切好的木样本来测试 Strength Test ; (二) 耐久性 (Durability) --- 要了解木的构造和它本身抗害虫的原因, 由 Malaysia Timber Council (MTC) 制定,里面涵盖了所有马来西亚常用的木材。


黄:另外我认为有许多建筑师做实验性建筑时会觉得避免麻烦而放弃使用其他木种 。例如 我在Beryl’s Visitor Centre 这个项目里做了一些实验:一般在户外,我们都是用正艾木,而这次我使用了美兰地木(Meranti), Meranti是不适合碰到水, 所以我在设计上做一些改动,将屋檐延伸出去。



Beryl's Visitor Center 的外墙用 美兰地木 ;图片由黄乐群授权使用

黄:除此之外,我想要挑战很多建材,比如在Ting Residence 我想使用胶合木即集成材(Glued Laminated Timber 简称 Glulam),但是到最后还是没有实现,因为很少有顾客愿意出钱来做这种实验性的建材。但是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还是会很想使用在我的项目里,让大家可以看得到 Glulam 的好处。


其实马来西亚的生态玉林确实有很多品种,但是我们并没有深入去了解它的习性和积极探索它们的使用价值。(草稿:要如何多了解? 黄:多去森林散步)


误区5:木不都是一样吗?淘宝上都可以购买?


黄:现在有很多厂商提供的木材货不对版 (草稿:会不会有些人没有聘请专家去帮忙做鉴定?) 有的,这个情况太多见了,很多人选木是根据它的纹路,但主要还是要看你的木是使用在什么地方。如果你的木是用来制作家具、餐具的,那这个没有问题,但如果你的木是用在厨房厨具就需要格外小心。例如大柄船形木(Kembang Semangkok,被称为Malaysia Oak Wood),里面时常会藏有虫卵,待虫卵孵化后橱柜表面就会有许多洞。如果你想要将木材运用在户外或者建筑结构,就需要专家的鉴定。


 

黄乐群建筑师是马来西亚建筑师协会(PAM)的企业会员,也是马来西亚吉隆坡的执业建筑师。他是Wooi Architect的负责人,该公司于1996年底成立。他出生在马来西亚的北部地区,他在传统的马来村庄中度过了他的童年。村庄里真实而可持续的生活方式极大地影响了他的建筑观。他在澳大利亚悉尼呆了10年,获得了新南威尔士大学的建筑学学士学位(1989年)和建筑学硕士学位(1991年)。除了实践之外,他还经常参与建筑教育,作为演讲者、导师、外部评审员、外部考官,以及自1991年起担任当地大学的行业顾问。2008年至2015年,他被任命为马来西亚普特拉大学的兼职教授。他的作品被马来西亚建筑师协会(PAM)和亚洲建筑师区域委员会(ARCASIA)认可为优秀的建筑作品,并在当地和国际上发表。





 

*声明:以上内容节选自草稿创刊号<踏出来>,完整版内容仅向会员开放。草稿推出会员优惠配套 (1年 RM 228,可获得1年4期杂志书),预知更多详情可点击查询~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