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承载人间烟火的容器

文:蔡明意 【草稿特约编辑】


老字号鸿图酒楼。

不知你是否察觉,一间经常满座的食肆,趋之若鹜的现象却从不停歇。这种社会现象的出现,不禁会让人思考建筑空间与餐饮之间的微妙关系。顾客对于满座带来的空间问题,如吵杂声、拼桌、用餐时限、等待时长等,都可以尽数忽略和忍受,其中的原因是寄托在口腹之欲上,或还是有其他层面的考量?


除却餐饮的可口程度,一场身心舒畅的进食活动,也需将食肆空间带来的舒适感纳入考量。因此,作为承载饮食的容器的建筑物,在一定程度上,它们属于相互依附的状态。然而,当顾客对饮食的期待值和享受过程,已然凌驾于空间的舒适感之上,说明他们已把“舒适”从“享受”中摘除,随之产生的是对空间的包容感。


上述所提及的满座食肆,将以下列三种类型进行切入:怀旧的老字号、宜人的茶餐室与精致的咖啡馆。从这三种类型的食肆,可探讨在一顿餐饮的幕后,所牵扯到的各种生活因素,继而思考社会群众对空间的包容态度。


老字号黄高记饭店。

老字号,相辅相成的美食与建筑


在某处的小巷或拐角,在那人来人往之间,总矗立着一些历史悠久的老字号。老旧的建筑物中,吃的是一顿祖传手艺烹煮的“情怀”。在斑驳的空间里,满座的情况伴随着顾客热闹的交谈声,和工作人员爽朗的吆喝声,是老字号标配的氛围感。


年轻一辈对于老字号,是向往探究建筑及店家祖辈的历史,也总是好奇历史背后,那个得以流传的味道与记忆。于老一辈而言,这栋建筑承载了他们的成长与老去;食物带来的不仅是味蕾上的满足,更是引领他们不断穿梭在过去与现在之间。


不论是建筑或食物,都成就了老字号的怀旧属性。顾客的到来,是为了寻觅、追寻、怀念、思考、品尝。对于建筑里有限的空间与老旧的陈设,他们予以珍惜与体谅,籍此换取一场跨时空的饮食寻旅。


滿座的小食店。
满座的情况。

茶餐室,合理存在的生活与空间


不同于老字号有着“回到过去”为特点,茶餐室作为社会上宜人的存在,记录与承载的是现有的生活。其偏低的消费水平与多元化的餐饮,让大多社会群众都选择在此解决基本温饱。它们多坐落在住宅区、公司、市中心等热闹与方便抵达的地点,以便消费者可在早午晚餐的时段进行用餐或外带。


每到这些时段,就是茶餐室的人潮高峰期。在这种时刻,一种名为“速度”的默契置于顾客与店家之间。顾客以最快的速度点餐和用餐,基本可在一小时内解决并接续其他行程;店家以最快的速度记录餐点、烹煮、结账,务求尽最大可能提升客数。


在茶餐室这个讲求速度的空间里,体现出一种别样的景象。顾客享受的是低开销生活带来的满足感;店家则获得源源不绝的客源带来的盈利。对此,茶餐室的欢愉更多是来自送餐的速度和那种声音在此空间里此起彼落的氛围。


新建国茶餐室。
南香茶餐室。

咖啡馆,优良精致的装潢与氛围


除了在老字号寻觅怀旧感,或在平价茶餐室解决温饱,社会群众也会追求真正的享受,意指体验一把慢生活。因此咖啡馆成了其中一个,讲究享受与体验的存在。虽说在精致装潢营造的氛围下,似乎让空间带有“舒适感”,但当一家咖啡馆在社交媒体上得到关注后,也会带来满满的“打卡”人潮。


为满足顾客“打卡”的欲望,咖啡馆会以更长的时间,为餐饮进行烹煮和装饰;馆内的桌椅也主打小巧精致,大多情况下只能容纳少数的顾客。对此,顾客可以在感官上得到极大的舒适感,继而忽略实际空间上所带来的压迫与限制。


不同于老字号与茶餐室,在咖啡店的顾客享受的不是情怀与便捷,而是一种“趁热度还在”和“分享的欲望”。他们愿意接受排队和领号的要求,将时间花费在等待上,为的就是享受那一室的精致时光。


Pâtisserie BoutiQue。

思考,食与肆之间


综上所述,每一种建筑空间与餐饮之间的搭配,都可以拼凑出不一样的生活目的,也可以了解消费群体对于空间限制的包容,是建立在何种原因之上。但食肆会顺应社会的发展而做出改变,消费者的生活方式、向往的享受与体验也各不相同,因此,还需在不同的食与肆之间,认识与感受不同的空间包容程度。



*本文首发星洲日报官网,点击此处跳转页面


 

作者 | 蔡明意

草稿特约编辑


声明:本文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草稿立场。此文章为作者原创作品,内容版权为草稿和作者所有,未经草稿授权,转载或复制请注明出处,否则即为侵权。想获取更多有关空间美学,文学叙事和建筑资讯,欢迎追踪我们 Facebook 专页

Comments


bottom of page